大阪&京都 4 天冬日食旅隨筆

每一次來日本,都被深深驚喜感動一次。從食物展現的多面向、餐旅服務的貼心與高品質到新舊城市的氛圍,都讓我無比敬佩與讚嘆。尤其是在歐洲住久了,頓時好想跪下求日本人帶點這種甘心誠意的職人精神到歐洲服務業啊(苦笑)

食:路邊攤與精緻料理

這次的旅行小確幸之一,是時常得以在路邊攤東買一份章魚燒、西買一份烤青草麻糬來吃,以及在大阪的黑門市場吃現開大生蠔和草莓大福。我們貪嘴地品嚐著各種小點心,幾乎都不會失望。

也去了幾家精緻料理店。鐵板燒上滋滋作響的神戶牛和鮮甜的干貝,並以粒粒分明又濕度恰好的蛋炒飯作結。

京都祇園的六人座位料亭,師傅的手法與刀法不是我見過最精確完美的,然生魚片的口感與口味卻在第一二名。他知道我不敢吃海膽,他卻有辦法溫柔但堅定地說服我試試這不一樣的海膽,而且還真的有辦法讓我吃得津津有味。我不知道他究竟對海膽和醋飯或是我施了什麼魔法。

京都的涮涮鍋,不論是肉或蔬菜都份量恰好得讓邊際效用到極大值,薄切的肉品配著柚子沾醬,能品嘗到豐富的肉香又不過於油膩,最後上的麵條還有自動設定4分鐘即關火的貼心服務,所謂完美的飽足,是七分飽的份量與十分高的品質,我跟D兩人都認真認為這是此生目前吃過最好的火鍋體驗。

無論是路邊攤或是精緻料理,無論價位,幾乎每間店家都有自己的價值,也深知如此。所以即使在最觀光的區域如清水寺周邊,也不太常見到販賣著同樣產品的攤位,而即使賣同類產品如陶瓷,仍是各家各賣各自的作品,而不主打隨處可見的廉價陶瓷或紀念品。

那是種內心深處的自信與誠意。不論販賣的物品大小、價格,都相信自己的產品可以帶給旅人別出心裁的感受。推得哲學浪漫些,就是相信自己的存在可以帶給這個世界獨特的意義。所以身為旅人的我們,也就能或大或小、或隨性或精緻地接收著這獨一無二的誠心。也因為有著這樣的信任,我們便能不怕踩到地雷地嘗試,於是在地商家也進而獲得回饋,有更多的生意。這樣富有哲理又能帶動實質商機的誠意與信心,是在這趟日本之行,我最大的體悟與感動。

住:照看到心坎裡的服務體驗

這次在大阪住了位在心齋橋的Hotel The Flag,京都住了祇園的 Aoi Hotel Kyoto,都是頗新的小型飯店。不一樣的風格,但都有著一樣的貼心服務。

Hotel The Flag辦理入住時,櫃檯人員主動提供了一張紙,列著他們免費提供的旅行備品如插頭轉換器、指甲剪等等,而我需要換SIM卡,試運氣地問了有沒有開SIM卡的iPhone針,工作人員也立馬拉出抽屜,直接拿出來,他們主動並預先為住客著想的程度,不言自明。我們身為旅遊住宿業同行,知道這是件很不容易做到的事。

Aoi Hotel Kyoto,也一樣地驚喜。有一天走了20多公里後回到飯店,想請櫃檯人員幫我們訂附近的一間按摩店。他們幫我們打了電話但對方沒接之後,不是到此為止,而繼續主動地幫我們找附近其他按摩店有無適合我們的時間。

隔天的日式早餐,由早餐店阿伯扛著木箱來到房間,一樣認真地對待每一盒早餐。

我想,這次離開亞洲前比以往更加惆悵,有很大一部份是這般為他人著想的預設貼心吧。這幾天在日本,我們發現每塊工地前,也許只是一小塊路在整修,也一定會至少有一個拿著交通指揮棒在引導行人通過的角色。我們笑著說這個工作崗位大概是整修執照的第一條規定吧,會不會太誇張。其實我們笑歸笑,也許這背後的精神是,我們有責任讓我們工作對他人的影響降到最低。

當然,亞洲文化這種較歐洲更集體化的精神,也時常讓我們感到束縛,似乎你從不只是你個人,而不論做什麼第一個都必須先想想會對其他人造成什麼影響。但在歐洲住久了,大概也到了一點厭倦的時候。厭倦太多人因為自私,有太低的道德標準而必須時時刻刻防範,厭倦許多出爾反爾的意外,厭倦太少人會為他人著想的心意。有一些些想念,想念在亞洲如此習以為常的路邊攤,一碗湯麵,夜市,為他人著想的一句「不好意思」,和許多特別敬業的人們,一離開這塊土地,就變得如此珍稀可貴。

宿醉的早晨,能吃一碗拉麵當早午餐,是再幸福不過的事啊。

也許自己身為在歐亞兩大區域吸收養分的人,能夠做的,是把兩者綜合平衡起來,放在心裏。在可以的時候,做個自由自信、活在當下、又貼心著想的女子吧。

人:開朗的關西人啊

飯飽後,我們連幾個晚上都跑酒吧。自從上次東京行意外撞進一間日式威士忌酒吧,我們就上了日式酒吧的癮,不可自拔。總覺得一次次都像上了一班龍貓巴士,只有自己記得的那場歡樂夢。歡樂的其實不是酒精,而是像異次元般帶領我們認識的有趣的日本人們。

大阪時吃完鐵板燒後,到了同一棟樓上的爵士音樂酒吧,剛好是我們喜歡的bossa nova之夜。音樂結束後,旁邊的大叔開始跟我們聊天,原來是酒吧老闆!於是聊起他開這間爵士音樂酒吧的原因、他之前的生活等等。聊著聊著,歌手來跟老闆説再見,我們想說他剛唱著葡萄牙語,應該會說所以就攀談了幾句,她趕緊說自己其實不會,但隔壁來約會的美麗女生會講西班牙語,然後才意外發現原來美麗女生是西班牙文老師,之前在巴賽隆納住過。

後來續攤,我們找到一家威士忌酒吧。已經六十來歲的老闆是第二代,他的爸媽許多年前就開始了這家威士忌酒吧,並且兩代加起來已經收集了一千三百多種世界各國的威士忌。先生英文流利,但稍微客氣拘謹,然而在光線昏暗的洗手間裡,貼著的是他拜訪各國威士忌酒廠,笑得開懷、勾肩搭背的模樣。其實我好奇,他那麼開心的模樣,為什麼貼在這個不起眼的角落呢?

隔天晚上,在路上隨機選的一間酒吧是間很小的居酒屋,進門時只有七十來歲的老闆和一位輕熟女顧客開心地聊著天。我用很有限的日文點了酒與下酒菜,老闆和女子也不會英文,但我們還是有辦法快快樂樂地聊了小籠包、情人節與日本。女子聽到我們剛結婚幾個月而已,開心地手舞足蹈,一直說「love love」,還打算要倒數到午夜十二點,情人節的來臨。

到了京都,也隨意選了一間新開飯店的附設酒吧。英文很好的年輕bartender原來曾經是中學英文老師,但受不了太長的工時而決定改行。她笑起來很可愛,又很謙虛地感恩我們的到來陪她聊天,因為跟外國客人總是可以比較自在不拘謹。

這些都是他們人生的片段哪,也是我們人生的短暫片刻。講起來都像電影鏡頭,而那些笑容的弧度、笑聲的爽朗與超越語言的交流,讓我的關西印象更添美好。有一天,如果我會調酒的話,我要調製一款酒,就叫「開朗的關西人」。

日本相關閱讀:

東京全部行程、美食一覽:2017.6月東京三天兩夜快閃美食之旅行程總整理

住哪裡:東京新宿住宿推薦:【Hilton Tokyo東京希爾頓飯店】坐擁無敵高空景觀

其他東京食記:
東京原宿美食推薦:【鎌倉松原庵 欅】手打蕎麥麵
東京淺草美食推薦:【富士拉麵】超順口湯頭+炙燒叉燒肉
東京淺草美食推薦:【鮨 一新】米其林一星壽司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